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bg

尊敬的用户你们好:

感谢使用5星文学网,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联系我们,5星文学网专业服务于广大文友,提供原创文章发布平台和交流讨论。 5星文学网由5星文学社演变而成,作为中国首个视觉类原创文学门户网站,5星文学网不仅和多家出版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也是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理事长单位,并获得了国际作家协会中国地区唯一作家等级资质考评授权。 为了保证网站的编辑队伍经常在岗在位,能更好地服务文学创作者。 5星文学网的总编职务采取轮班制,以专业成熟的技术水平,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为您的原创文学作品提供最贴心的技术服务!

5星文学网

2019-02-12 15:08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镜子里有只鬼

@ 短篇小说 2014-10-4 10:09805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2个 原作者: 郭晓松来自: 5星文学网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龙玉清早上起床后来到厕所。拉开门,迈步走进里面。解了大手之后,转身来到水池边放水洗手。
    正洗着手呢,忽然觉得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玉清……玉清……龙玉清……”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越来越像是自己在叫自己。
    龙玉清好生狐疑,这是怎么回事?抬起头看了一下墙上那面镜子,镜子中自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他环视四周,厕所里除了自己就没有别人,龙玉清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幻听。见没人龙玉清也就不再理会,继续洗漱。刚才重新打开水龙头继续洗脸。

    突然,龙玉清感觉到有人敲了一下他的头,龙玉清磕到了池边。在哎哟一声之后直起身来再一次巡视厕所里,结果一如往常,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人。龙玉清开始心里不安起来,心想:家里是不是不干净啊?
    突然,厕所外传来敲门声。

   “玉清!你上完厕所没有?”说话的是母亲大人。
   “妈,你稍等一会儿,我就要好了。”龙玉清说着,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
   “你没事儿吧!”母亲大人在门外说道,她的声音也有几分打颤,显得十分焦急,于是催促道,“那……那你快着点。”
   “哦,我知道了。”龙玉清说道。说这句话时候的他镇定了一些。
    话音刚落,耳边响起了笑声。“哈哈哈……!我的另一面怎么会这么怂,在女人面前如此软弱无能,龙玉清,你还是死了算了吧!”

    听闻这句话,龙玉清叫喊起来,“谁……谁在大放厥词?”
   “哈哈哈……龙玉清,我就是你!你太无能,女人是我们男人的玩物怎么可以对他们卑躬屈膝!废物!”
   “闭!母亲谁都要尊敬,如你所说那我们岂不是与禽兽无疑。”龙玉清咆哮起来,也许是过于激动忽然岔了一口气,脸色瞬间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不久脸色逐渐转向苍白,龙玉清心里好恐惧,担心自己就这样过去了,那时候母亲一个人谁来照顾。想到这儿,龙玉清有了生存意志,而且越来越强。于是,龙玉清努力呼吸,虽然困难但是还坚持不懈,终于在不久之后咳咳地咳嗽起来,咳了好一阵儿慢慢缓过来了。

    门外,母亲听见儿子的咳嗽声,说:“玉清,你怎么了?开门呐!让妈进来看看。”
    厕所里,龙玉清本来就紧张,一听母亲说要进来看看自己此刻的状况便更加紧张,不禁全身颤抖,“哈……妈,不必这样,我很快就出来。”
    这时笑声再起。“龙玉清你这么没用,对女人这般毕恭毕敬的,早说过,女人是我们男人手中的玩物,她们不可以凌驾在男人之上,世上的女人只是我们传宗接代用品!”
    龙玉清听了非常激动。“闭嘴!”,龙玉清咳嗽得更加厉害。突然,噗一下子血从口中喷出,撒到镜子上。忽然间,墙上的镜子似乎有了生命。只见它化作一道鲜红的帘子像水流动一样,龙玉清顿时傻了眼以为自己眼花,于是揉了揉双眼,结果证明此刻眼前真的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水帘在墙上流动,就在龙玉清愣神儿的时候这道水帘中心点渐渐出现了一个漩涡,逐渐增大,不久便跟盛汤大碗般大小。突然,一个人头从里面钻出来,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龙玉清自己,镜子前的龙玉清哼唧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半个字。
    此刻,门外的母亲大人已经恭候多时了。“玉清,你在厕所里干嘛呢?我要上厕所,你知道吗?”说着,母亲捂住腹部,催促道,“你快点行不行我说!你掉茅坑儿里了呀?”

    厕所里,龙玉清哪里还有操心母亲大人,看着从镜子里钻出来的自己满脸都是血,正在努力把上身往外面伸,早已吓得不知所措,母亲在门外说的他根本就没有听见。门外,母亲大人早憋得相当难受,开始捶门。“咚咚咚……!”声音急促,几乎没有间断迹象,嘴也没闲着:“玉清!龙,玉,清!你在厕所里干嘛呢?如果不舒服快出来上医院看看呐。”可是,始终不见回应。她开始担心儿子出了什么意外,由此母亲大人加大了捶门的力度,方便的感觉好像被自己遗忘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厕所里,镜子中的龙玉清已经钻出了大半个身子仅仅差腰部及以下还在努力往外伸展着。镜子外的龙玉清忽然发出了喊叫:“啊!……鬼。”
    门外正在用力捶门的母亲大人听到了喊叫,心里轻松了一点儿可是回过味来以后又开始紧张起来,于是手脚并用,呼喊道:“玉清,快出来!快逃啊!玉清!……”

    厕所里,龙玉清心里非常恐惧真的好想冲到门前逃出厕所但是镜子中的龙玉清忽然伸出了蛇信,蛇信的尖儿就快触到龙玉清的脸,可能是镜子中往外钻的那个满脸是血的龙玉清还有部分身体在镜中的缘故,蛇信并没有触碰到龙玉清,不过这样足以吓得他惊慌失措,双腿好像不听使唤,脑海中想逃出厕所的意念是非常的强烈却无法这么做,见蛇信在眼前晃动着,龙玉清好害怕可是不知道自     己什么时候已经跪在地上了,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再一次大声喊叫起来:“啊……!”

    门外,母亲大人担忧极了。继续打着门,“儿子,我的儿子啊!你倒是快逃出来啊!”

    厕所里,龙玉清跪在地上看着正从镜子里钻出来的另一个龙玉清胆战心惊地浑身发抖,突然觉得额头开始冒汗可是却感觉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寒意。他还是没有听见母亲在门外说的那句话,心里的恐惧不减反增。终于,那龙玉清的蛇信还是碰到了跪在地上的龙玉清,龙玉清大叫一声昏了过去。虽然这样,龙玉清还是有些知觉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漂浮并且移动着,不久龙玉清平稳落地。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极其陌生的环境中,这是一间四面都是围墙的房子里,东侧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长方形的镜子,他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满脸都是血,全身衣服不知什么时候也沾满鲜红的血液。听见另一头传来妈妈关怀的话语。
   “玉清,你总算出来了。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嗯……妈,我没事啊!我怀疑家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存在,如果可能找个和尚来念念经,做场法事。”
   “不要这么乱说,世上没有鬼知道吗?这是迷信。”

    龙玉清在镜子里听着那个从镜子里钻出去的龙玉清与母亲的对话好气恼却又很无奈,因为自己被结界封在镜中,那个龙玉清完全侵占了他的生活,困在镜中的龙玉清好像通知母亲那是假龙玉清,自己被他设的结界困在镜中。可是,见到的是那个假龙玉清已经完全取得了母亲信任,只见假龙玉清走出去,对母亲说:“妈,我去准备上班了,您一个人在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呃,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嗯……先去把豆浆喝了,油条吃了再走!”
   “我不饿,再说现在不走就很可能会迟到。”假龙玉清说。
    困在镜子里的龙玉清听着那个龙玉清与母亲的对话心里说不出有多难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想起先前自己跟他的对话发现这个龙玉清判若两人,之前说话如此恶毒,可是从镜子里钻出后又与之前有所不同,龙玉清心中担心会发生出乎意料的事。会是什么样的事呢?他好像说自己才是真正的龙玉清,可是无论他怎样努力也无济于事。他不禁伤心地哭起来,像一个女人遇上无法解决麻烦那样哭起来。

    镜子外,母亲在那个龙玉清离开厕所后突然感觉方便的欲念又杀回来了。于是,她解开了腰带,放下坐便器的空心环形盖儿,转身扒裤子坐上去,只听哗一声母亲放尿到便池中。

    镜子内,被困在其中的龙玉清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看见外面的母亲方便之后来到水池边儿抬手伸到龙头开关处扭动它放水洗手。龙玉清伤心到了极点,哭得更加厉害啦。

    镜子外,正在洗手的母亲隐隐约约听见哭声。她好奇地在厕所中东张西望,没有任何发现。想到刚才洗漱完的儿子离开厕所前所说的那些,不禁开始怀疑家中真的藏有一只鬼,心里不免有了几分紧张,她抬头看了看镜子发现镜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血痕。见此,母亲无法在掩饰自己内心那份紧张情绪,进而开始产生了恐惧,大叫一声:“啊!……”然后,她立即关好水龙头逃似的 冲出厕所,由过道朝着自己卧房快步跑去,边跑边喊着:“鬼,鬼啊!……”

    镜子里的龙玉清拼尽全力呼喊着,“妈,我不是鬼。外面那个才是啊!”

    母亲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呼喊。一路狂奔地朝自己卧房跑去,她的举动惊扰了正在门口穿鞋准备上班去的假龙玉清。他立刻脱掉穿好的鞋马上追上母亲,母亲欲逃不能一声惊叫过后晕倒在假龙玉清怀中,他脸上闪过一阵凶相,蛇信缓慢从口中伸出来,嘴也慢慢张开,毒牙显露出来,缓缓地向母亲的脖颈移去,毒牙将要刺进去之际,假龙玉清酷似被点穴似的定住一般停手了。醒过神来似乎已然忘记了刚才的一切。
    他喊道:“妈,妈!……你醒醒……”听见了假龙玉清的呼唤慢慢苏醒过来,认定了这是自己的儿子。
   “鬼,玉清,厕所有鬼!”母亲颤抖不止地说,“吓死我了!”假龙玉清心里这高兴啊,母亲认准了我就是真正的龙玉清真好,呵呵,你就老老实实在镜子里呆着吧!假龙玉清没有将心声说出口,他知道严重性。好不容易才从那该死的镜子里逃出来,还没有享受自由的空气多么遗憾,我才不会回去呢。

    假龙玉清眼神中再次闪现出凶相,瞬间又恢复常态,用手轻柔地抚摸着母亲的背,说道:“妈,您不要怕,我送您回屋休息。我上班了。”母亲心里依然很害怕,但还是嗯了一声。假龙玉清扶着母亲走进了卧房,并且扶到床边,说道:“好了,您上床睡一觉吧,我走了,再不走就该迟到了。”母亲点点头。
    离开母亲的卧房朝大门口走去。忽然又像若有所思似的止步回身向厕所走去,一路上假龙玉清非常激动禁不住又一次吐出蛇信,发出令人寒意袭来的咝咝声。
    快要到厕所时候他说话了。“龙玉清,不,我才是真正的龙玉清。好不容易从那该死的镜子里逃出来,坚决不再回到那里,哈哈!……妖孽,老实在里头呆着好了。”说着,假龙玉清笑了笑。笑得好不阴险,直哼哼好似两军对垒有了破敌之策。
    假龙玉清来到厕所门口,奸笑着推开门走进去,愤怒地看着墙上的镜子,见到困在镜中的龙玉清心中怒火更是熊熊燃烧。只见,困在镜中的龙玉清努力寻找着密室的突破口,可是他发现这里连一扇窗也不见踪迹何况是门呢,却毫无憋闷的痛苦感觉,龙玉清好不惊奇,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里?

    假龙玉清站在水池边看着镜子里的龙玉清,笑道:“呵呵……!龙玉清啊龙玉清,这一辈子,不,永远休想再从镜子里边出来。哈哈!……我会好好做你的!”
   “啊!……不不要,放我出去!”龙玉清在镜子里呼喊着。
    可是,除了假龙玉清听见了他的呼喊,母亲在卧房休息没有听见。假龙玉清说:“你是出不去的,除非破解了我的结界,你这个蠢蛋是永远不会破解的。呵……哈哈!……老老实实地呆着吧你!”
   “不,放我出去!啊,呜……”龙玉清大声呼喊着,喊着喊着竟然哭起来。

   “放了你,如果放你出来我存在的意义就会消失。你说,我会这么傻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吗?”假龙玉清说道。
   “放我出去,你是我的分身,我的另一面,我们是个密不可分的整体,我们谁都少不了谁,你知道吗?”龙玉清说。
   “凭什么,凭什么?我不要做你的一部分,我想做自己。为什么你享受生活而我必须干看着,我不要,我不要只能看着。”假龙玉清说。
   “求你,我求你了,放我出去吧!我保证……”龙玉清说了一半,就被假龙玉清喝住。
   “闭嘴,你给我住嘴!再说你能保证什么,我如果把你放出来就是同意与你合二为一,那时候又回到了从前,你还会让我出来吗?”
   “这个……”龙玉清为难了,“可是不论怎么样我们始终是一个整体,这是事实是毋庸置疑。”
   “不要再说了,否则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假龙玉清气愤地说。

    突然,假龙玉清惨叫一声,随即倒地身体扭动片刻,就不动了。假龙玉清旁边站着母亲,母亲手中握着一把沾满了血的匕首,她呆在那里显得十分恐惧却不知为什么身体不能动活儿,想逃都是那样的困难。这时,墙上的那面镜子开始出现裂纹。它越来越深,越来越大。刹那间,镜子迅速爆裂,碎片四处飞溅,忽然母亲大喊一声:“啊!我的眼睛!”
    原来是几片碎片不偏不倚朝母亲眼睛飞来,由于躲闪不及刺中眼睛的缘故。

    接着,被困在镜中的龙玉清也随爆裂的镜片瞬间消失,地上的假龙玉清不久之后也缓缓消失,好似一块块彩色花瓶的碎片一样。此刻,母亲大梦初醒一般丢下匕首转身逃出厕所,嘴里喊道:“啊,有鬼啊!”
    时光很快地倒流。回到了龙玉清起床时候,突然听见母亲惊恐的喊叫声从她的卧房里传来。“啊,我看不见了!”

    龙玉清立即穿好衣服冲到母亲卧房,看见母亲正在伸着手东摸西摸可是都没有碰到过床上用品之外的东西。

    龙玉清走近母亲身边刚要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母亲似乎感觉到有了安全依靠,虽然不知眼前出现了什么不过她相信自己安全。龙玉清看着母亲这样顿时感到心痛不已,眼里含着泪努力不让它流出来,说道:“妈,你怎么了!?”母亲听见儿子的声音,她一把抓住龙玉清,说:“玉清,我的眼睛……”龙玉清用手在眼前晃动了一阵儿,“妈,你的眼睛怎么了?”母亲说:“瞎了!……”龙玉清说,“怎么这样呢?”母亲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龙玉清说:“走,妈,我领你上医院看看,说不定可以治好呢。”母亲点点头。

    龙玉清先给单位打了个电话,向领导请假。然后,等母亲摸索着用一个钟头时间穿好衣服,就带母亲坐出租车直奔医院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2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2)

热门推荐

老石有感
那天,退休多年的老石回原单位第二次参加退休教师座谈会。   他认识老史,故在语文...
【原创】池横小说《83----1000》乡魂
又到年终,冬儿打来电话:“哥!明天我叫辆车来接你,到我家来玩玩。”电话断了。  ...
夜归(短篇小说)
肖鸣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白衣天使的心结,十一岁那年患肝炎入住父亲所在的部队医院,感受...
爱拼才会赢
在第三轮岗位聘任的时候,局人事股长遇到了烦恼。   几年前,故乡小镇实施了新的岗...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