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bg

尊敬的用户你们好:

感谢使用5星文学网,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联系我们,5星文学网专业服务于广大文友,提供原创文章发布平台和交流讨论。 5星文学网由5星文学社演变而成,作为中国首个视觉类原创文学门户网站,5星文学网不仅和多家出版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也是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理事长单位,并获得了国际作家协会中国地区唯一作家等级资质考评授权。 为了保证网站的编辑队伍经常在岗在位,能更好地服务文学创作者。 5星文学网的总编职务采取轮班制,以专业成熟的技术水平,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为您的原创文学作品提供最贴心的技术服务!

5星文学网

2019-02-12 15:08

查看: 523|回复: 1
收起左侧

[大象无形] 天涯羁旅系列之一:情迷大山包

[复制链接]
排名
31
昨日变化

37

主题

102

帖子

7万

积分

5星级作家

Rank: 5Rank: 5

积分
78907

5星先进勋章5星优秀勋章5星写手勋章5星达人勋章5星荣誉勋章5星贡献勋章5星作家勋章

发表于 2014-10-27 12: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象无形 于 2014-11-10 10:21 编辑   已经有好多年了,怀中老揣着一份挥之不去的朴素向往:去看看许多人把她比作天堂的地方,那地方说远也不远,离我蜗居的小县城也就...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大象无形 于 2014-11-10 10:21 编辑

51ab76cax6367051b2f16.jpg
  已经有好多年了,怀中老揣着一份挥之不去的朴素向往:去看看许多人把她比作天堂的地方,那地方说远也不远,离我蜗居的小县城也就那么两三百公里。
  那地方在滇东北版图上叫大山包,是闻名世界的黑颈鹤之乡,有誉满省内外的鸡公山大峡谷,仙人田草场,纯蓝的湖水,还有具有小西藏之称的高原雪域,还是一个驰名的天然摄影棚。
  2008年腊月中旬,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拣着双休日的悠闲空挡,我上路了。陪伴我上路的,当然还有海拔三千多米高处那些扑朔迷离神奇万端的纯天然的原始梦境。
  穿行于朔风雪凌中,在那儿邂逅了四川内江的几位摄影爱好者,是地地道道的自驾游,背包客,周五从内江出发,夜宿昭通城,周六开拔大山包,一路行行摄摄。他们说前年春节来过,拍了几张很不错的片子,这次来正赶上大雪满山遍野,机会不错,运气很好。还在那儿遇见了宜宾组团来大山包观光游览的团队。
  在昭通,大山包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乡民们的房舍,你别想看到飞檐云脊画柱雕梁,青砖碧瓦朱牖绣帘。扑入眼帘的只有土墙茅屋,一派透彻的贫寒落后,全部家当不值500元的农户太多太多。
  也因为贫穷落后,才成就了大山包原生态的延续和完好,也才成就了她的安详和静美。是的,苦难可以加重审美视野上深深浅浅的原汁原味的诱惑。
  昭通城到大山包乡政府的柏油路即将全程贯通,给来光顾这片神奇而原始土地的游客带来了更多的快捷与方便。



                                                                               高原雪域

  寒风已经十分凛冽。身处昭通城里,早晚都能感觉到那份彻骨的寒意。想必大山包应该已是冰封雪罩了吧。

51ab76cax635a72c39246.jpg
  可不是吗,海拔高一点的公路上已经结了白白的一层薄冰,路边松树、枞树的针叶早就看不见了,亮晶晶的满是冰挂,雪屑在树上一层累积一层,形成大绺大绺,大砣大砣的雪棉,臃肿、肥大,那些树似乎已经不堪重负,枝丫低垂,树身倾斜,病恹恹的神态。
      那情景已经绝不是一句千树万树梨花开形容和概括得了的啦!那树上的冰凌和雪绒也一边倒,迎风一面厚而多,背风一面薄而少。
  举目一望,一片林海雪原。阵阵浓雾袭压过来,刹那间就吞噬了周遭的雪野,直把那个能见度极低的环境拿捏得阴风惨惨。
  车子已经在盘山而上。
  进入大山包地界,那情景就突然敞亮开来了。
  阳光十分精神的直射下来,那些个没有雾岚遮蔽的山头,明媚清澈,晶莹剔透,光鲜可人。树上的冰雪更是光鲜艳丽,惹得游客们纷纷停车驻足,欢呼雀跃,挥舞着相机,长焦短距狂摄疯拍一通,留下那个阳光从特定角度映射的雪域多彩瞬间。
  回顾山下,依然大雾浓罩,看不清村舍、树木。
  大山包的天气变化无常,一天几张脸。那日上天眷顾,没拿太多的脸色让我看。岚开雾散艳阳普照之时,天空那个蓝啊,碧彻无瑕,简直无可挑剔,连天边的一丝流云也晶莹透彻。
  自大山包乡政府去鸡公山的路上,连片的雪域仙境,纯然一色的冰雪天地。远处是洁白的雪峰,说是雪峰,其实是山丘,那些山丘绵延圆润,秀丽可爱,那山上几乎找不到一棵树,漫山遍野都是枯草,远远看去,那些覆盖着雪的圆润山丘犹似一个个洁白的面包。低矮之处有沼泽小溪,那些山丘和低矮之地也是大山包的天然牧场。

51ab76cax635a7a3e8739.jpg
        “咕尓嘎……咕尓嘎,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天地间,一前一后两只黑颈鹤飞过高天,霓裳羽衣裙裾飘逸,轻盈舒展,雄飞雌从绕云间。在一个山湾草滩处盘旋而下,降落在阳光照射着的草甸水湄,看样子是一对夫妻鹤。它们站立时姿态优雅亭亭玉立,行走时步态端庄玉树临风,振翅时仙羽飘逸舞姿迷人。忽而曲项高扬即兴长歌,夫唱妻和,仙乐飘飘;忽而撩水而浴顾影梳妆;忽而交颈嬉戏相依相偎,演绎出千种风情万般爱意。这些似乎要在仙界才能遇到的情节,注定会让人终生难忘。
  没带长焦镜头,我举着相机企图靠近一些,但它们一点也不给面子,总我和保持着好几丈远的距离,坚决不予以配合。只得就那个距离按了几下快门。
  夏秋时节,是大山包原始生态最美的季节,牧草长得特别茂盛,里面夹杂开着一些极有层次的不知名的野花,那是一版又一版色彩斑斓、灵动鲜艳的工笔画。
  但现在野花早已凋谢,牧草早已干枯。远远地望见好几群绵羊和几匹马以及黄牛在雪域牧场中埋头悠闲地啃食着枯草,三个牧人披着厚厚的灰白色的羊毛毡子立在雪地里,远看像三截木桩子。一派其乐融融,安详静穆。

51ab76cax63668704ab2e.jpg
  鹤影,牧人,牛羊,蓝天,白云,雪地,牧场,以及那清新甜润的空气,构成了水墨画里的静物。一个令人心生艳羡的境地。



梦幻跳礅河

  一路行来,我曾经淌过了多少河湖,涉过多少溪水,但我没有遭遇过跳礅河那样蓝的水流,从来没有。那种蓝,蓝得触目惊心。跳礅河就在从大山

包通往鸡公山的路上,那儿已临近鸡公山了。


51ab76cax63665659ffe4.jpg
  临近跳礅河,是一个宽敞辽阔的草滩,草滩牧场现在已是一片枯黄,间或有几匹马儿,有几群牛羊和家猪在里面悠闲放牧,几只家犬混杂在羊群里嬉玩,随着脚下脆生生的咔嚓,我走过去,家犬们极不负责任的马马虎虎吠叫几声,惹得啃草的马牛羊和拱食的家猪抬头把我这个不速之客细细寻望,眼里似乎充满了怼怨,对我极不欢迎,审视我几眼后又按部就班的忙各自的生计,把我晾在一边。
  一群群不知名的,状如野鸭的黄褐色的鸟儿,在草滩里游走、觅食、嬉戏。人走近它们,扑棱棱几翅膀就飞起来,慢吞吞的滑翔到跳礅河湖水之湄,在蓝缎般的湖面戏水游玩去了。
  那天的湖畔,全是浅雪一片,棉绒似的被那些枯草顶着。跳礅河是个蓝湖,狭长,极目处云遮雾绕,无法目测其长。湖畔狭窄的地方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似一块块宽大的蓝而白的玻璃。
  湖水中心,有一个状如海龟的土丘,那海龟正从上游涉水而下。这样就让跳礅河湖水充满了动感。
51ab76cax63666bea7b69.jpg

  驻足刚才那片草滩,举目远眺,跳礅河湖水的神韵凸显就出来了。
  从左面望去,是一带绵长柔润的浅山,山上的雪也是浅浅的,有些地带甚至若有若无。
  远眺中部,湖面较宽,再远处的背景白雾缭绕,如梦似幻,未知湖水之远近。
  右面远望,那是一座圆润的高山,自山腰至山顶云遮雾罩,不知其高有几何。雪线以下,白雾笼罩着山脚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朦朦胧胧中依稀可以看见房前屋后有一些低矮的树木,想必那些树枝已是些亮晶晶毛茸茸的银条儿了。

51ab76cax636663d86305.jpg
  跳礅河湖水特别的蓝。她蓝得比海洋更加纯正,比天空更加深沉,更加纯净,更加明澈。蓝得温柔恬雅,让人心醉。近看那蓝镜子似的湖面上,徐风过处,涟漪一波随着一波扩散开去,为湖面平添了动感和诸多意趣。
  跳礅河湖水为啥这样蓝啊?科学角度看,大概是因了那个海拔三千余米的高度,高处不胜寒,致使湖水中的绝大部分浮游生物不能存活,水里含氧量低,水质透明度高。因而那种蓝,蓝得醉人。

  我是彻底陶醉在这一片蓝湖中了,任由心性在蓝缎子里起伏穿行,忍气吞声不敢随意高呼,因为那样会惊扰这份难寻的秀美宁静;不敢放步畅跑,因为那样会破坏这份久违了的安谧肃穆。唯有静静的,静静的用心享受这份大自然的恩赐。不需要华丽的感慨,只需要平常而朴实的心境。我很庆幸那天没有令人厌恶的第三者的插足,只有我和蓝湖之间的脉脉对视和意念的交流。

  跳礅河湖泊养在深闺人未识,二八佳丽未出门。与妩媚的西湖秀丽的东湖庄严的南湖辽阔的太湖相比,自有她独特的美。她的美,美在那份质朴、原始和不事雕琢。
  蓝湖倒映着雪山,雪山映衬着蓝湖,相得益彰,湖水越显其蓝,雪山更加艳丽多姿。

   

                                                                                           鸡公山韵味

  那天过了跳礅河后朋友们驾着车从后面赶上了我,坐上车一公里路程就到达鸡公山了。时为下午四点钟,阳光正灿烂得一塌糊涂,但仍然朔风猎猎,刮得老脸生疼。

51ab76cax6366f7cfd013.jpg
  公路直达鸡公山山顶,停车之地是一个比鸡公山的鸡冠还要高的草甸,脚下是柔软的枯黄的草皮。周遭已是雪影阑珊,只有那些小株小株的刺蒺藜上还凝结着厚厚的白白亮亮冰条儿,或者裹着毛茸茸雪屑儿,散落在草甸中,像牧草地里开出了矮矮的一树树白梅。

  初到鸡公山,老天爷就扑面给了我一个惊喜。俯视山下,全是云海,偌大的云海,像平铺开来的巨幅白幕遮蔽了那些低矮的山头。雪白的海洋涛腾波涌,一层层一浪浪往高处翻滚腾挪,远方一直延伸到了极目处,不下30公里远。

  山下,据说是深深的千百条大大小小的沟壑,百川归流,所有山水都汇集到谷底的牛栏江中,一江浑黄蜿蜒而去。可惜那天根本看不见谷底,直至太阳没山也看不清谷中江山的真面目:云海那浓浓的洁白的面纱揭去了一层又一层,总是没有结束的意思。虽然变化多端动作迅速,那些山冈刚才还伸着高高的头颅,一忽儿工夫就被淹没无顶了,忽而似滚滚浓烟,忽而似遮天素幔。肆无忌惮地笼罩了草甸、山冈。太阳的光线也被屏蔽的了无踪迹。

  鸡公山大峡谷,被云南著名作家于坚命名作雄狮大峡谷。他认为这一峡谷,完全敢与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媲美。这个绝壁峡谷绝对高度达2600米,异常险峻雄奇。

  鸡公山是以雄奇险要而名于世间的,当然也有人说那里的山是母性的山,阴柔的山。乡政府的小周说,曾经有一个来自远方的羁旅之客,一路寻来,面对莽莽苍苍的鸡公山,他喷洒着热泪跪下了,他说:母亲,我终于找到您了!那情景十分感人,

  右侧的高山自肩以上都顶戴着祥云,不知高有几何,宛若一位罩着面纱的神秘古装侠女。那山向左前方逐级低矮的延伸了两重出去,像人的左手朝面前抱抄过来,环抱有情,这就是风水学上所说的青龙山了(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往前俯瞰便可以看见鸡公山的雄鸡头了,鸡公山就是以此形而名的。鸡的前身,包括脖子、鸡头、鸡冠极为形象。左右和前面都是悬崖峭壁,现在,右侧背阴一面的悬崖上全是积雪,乍一看,全然一只栩栩如生的白公鸡。

  忽而,好几百只全身漆黑的鸟儿从绝壁峡谷里冲出了,………………”,眨眼工夫就跃过鸡公山钻入左面浓浓的雾海里去了。那种鸟儿学名叫乌鸦,本地名叫老鸹。

  无限风光在险峰,到了鸡公山,胆大的人总是要冒着生死危险从鸡身攀越到鸡头鸡冠上探探险,当然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曾经有一对将要结婚的情侣,冬天到鸡公山,被满山的雪景给迷住了,为了到岩下去挨着一根大冰柱合影,不料脚下坚冰一滑,双双拉扯着坠下千丈悬崖,演绎出一段情殇的悲壮。还有一位青年教师也不幸坠崖未归……


   那天和我们一道游览观光的不下50人,但敢于壮着胆子攀爬鸡头的却凤毛麟角。我们七八个人小心翼翼沿着那条满是松砂的羊肠小道下到鸡身那儿,回首来处,漫山黛石嵯峨,沧桑,蛮荒,似乎亘古如此。不见一棵像样的树木,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挂着雪屑的刺蒺藜。

  最惊险的是攀爬鸡脖子,走到那儿直觉胆悬心惊两股战战。左右宽度仅一米,左右两边千丈悬崖,走在上面悬空空的,极有腾云驾雾之感。上鸡脖子那儿没路,几砣有棱有角的黛青色的石头耸立在那里,只能容一人手足并用地慢慢攀上去。既需沉稳又需胆大心细,上了鸡脖子后就宽敞些了,杂生着些矮矮的刺竹、刺蒺藜和一些不知名儿的植物。踩着积雪,吼上几嗓子,声音在峡谷绝壁间荡来荡去,经久不绝,极有成就感。那份心情,舒畅万分。鸡冠是一丛丛高耸的黛石。摆几个造型,留几张影,是一个绝好的去处。

  回到停车处,已近傍晚,山顶的浓雾已渐次散开,只剩一些青烟般的薄纱了。夕阳正红,回头看看来处,高天如洗。左面那山头的浓雾已经稍稍上移,那山上悬挂着满山的冰柱子,巨型瀑布一般,在夕阳的映照下,霓虹放彩,煞是壮观。

  月亮已经从草甸远处枯黄的山冈上升起,被蓝天、草甸烘托得十分皎洁,帅哥靓女们一窝蜂涌过来,忙不迭的和鸡公山上的月亮合影留念,有的用手托着月亮,有的举着月亮,还有两人合作用衔着月亮……各展造型,各抒其态。

  向前环望远处,青山隐隐,在青烟依稀中朦朦胧胧看见一座高而巍峨的大山矗立在前方,朋友们说,那就是昭通的最高峰:海拔四千多米的药山。果然不虚,虽未见到全貌,但巍峨高大的情状也可见一斑。一位朋友说他看到右面远处出现海市蜃楼了,大家一看果然见众山环拱之上重重叠叠的山峰,而那些山峰据朋友说平时是没那么高大众多的,看起来如梦似幻。来鸡公山,如果有缘的话,还可以遇见神奇迷人的佛光,那是一个半圆形状的彩环,彩色光环中间有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影,极像一座佛像,影随人动变幻奇绝。在那浓浓云雾铺排弥漫开来达到非常宽敞,强光普照时,在小佛光外面还会形成一个同心的大大的佛光,据说其直径可达2080米,这种佛光难得一见。那天无缘,没见着这道奇观。

  大火轮般的夕阳把霞光喷排开来,红霞四射,当阳的万物披上了霓虹,而谷底已经背阴,什么也看不见了。一会儿太阳就落入了大药山里。

  驱车返回,夜宿大山包,乘着空闲,翻检相机里的成绩,如劲牛反刍。

    

                                                                              仙境里的黑颈鹤

  作为地球之肾的湿地,在大山包19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宽广的,是地球之神留给滇东北大地上的绝美家园。

  2004年这片广袤的高原湿地就被列为国际重要湿地。是绝好的生态旅游区,已被规划为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域。一拨拨一支支国内外的科技人员,环保工作者,摄影家,探险者被鬼使神差般吸引了来。

  黑颈鹤,是亟待挽救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国际濒危大型珍稀飞禽。它们体重十多斤,高1.2米至1.5米,翅展宽达1.7米,颈脚修长头顶暗红,颈尾黑羽,体羽灰白。优雅,高贵,豪迈。在我国的国宝词库里,黑颈鹤已经和大熊猫、金丝猴在被保护的等量级上并驾齐驱了。夏季,它们在青藏高原上生息繁衍,天气冷下来后又飞到云贵高原湿地越冬。成为我国独有,全球唯一生活在高原地区的鹤类。

51ab76cax636744812302.jpg
  大山包乡民们对黑颈鹤有他们朴素的称呼,亲切的叫做雁鹅黑颈鹅。比对他们自己家中喂养的鹅还要亲切。
        “  来不过九月九,去不过三月三是淳朴的乡民们为黑颈鹤总结出来的谚语,每年的九月,黑颈鹤会准时从遥远的青藏高原来到大山包越冬,不超过来年的三月就会飞走。在滇东北高原生活五个月。那似乎是一个神圣的约定。在全球仅有的8000只黑颈鹤中,有1300多只(2008年冬达1375只,创历史新高)就在这片国际重要湿地里越冬。以当地的洋芋、蔓菁、小鱼、泥鳅为食。
  鹤,是从古书里一路走来的。一路两三千年的行程,早已被华夏子民定格为文化鸟类。

  鹤乃吉祥之鸟,听到鹤的名字,自然会想到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吉语,龟龄鹤寿,松鹤延年,梅妻鹤子,鹤发童颜,鹤立鸡群,鹤发松姿……我国神话里那些仙人,许多就是来去驾鹤翔云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崔颢所作《黄鹤楼》一诗流传千古,让李白也汗颜。成语有鹤鸣之士一说,是比喻那种修身洁行而口碑好的人士。其源于《周易》爻辞释义鹤鸣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尓靡之。”“风声鹤唳本源为:前秦苻坚率军进攻东晋未遂兵败如山倒,逃溃士兵投水而死者多多,致使淝水阻而不流,残兵夜遁,忽闻风声鹤唳,误以为都是东晋追兵,逃窜得更加惊慌。历史典故以成语的形式流传至今。《诗经·小雅》里《鹤鸣》一篇可能是有关鹤最早的记载了吧,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它山之石,可以为错。”“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鹤鸣九皋这个成语就比喻贤士隐居在幽雅之处,但名声闻于遐迩。全诗采用比喻手法,言说招揽人才为国所用之意。  

  鹤是对爱情忠贞不贰的鸟,在谈情说爱的美妙时节,它们用绝妙的歌舞咏唱自然,咏唱爱情,曲颈高扬引吭长歌。相互嬉戏追逐,时而展翅并驾而翔,时而长喙厮磨,时而雄歌雌随。它们一旦喜结良缘便会情定三生,不弃不离比翼齐飞,如若不幸失偶,雄鹤绝不再娶,雌鹤绝不再嫁,终身独守,甚至绝食殉情。

  那天是星期天。睡到大半宿,有个朋友可能是太牵挂黑颈鹤,五点半就起床叫醒大家了,从睡眼惺忪中起来洗漱完毕,大家坐上车紧跟黎明前的浓黑,二十多分钟赶到了大海子,那是黑颈鹤夜宿的主要集中地。离天亮还早,寒风刺骨,睡意正浓,就在车上伴着偶尔从远处黑暗里传来的一两声鹤鸣打盹儿。

  天微亮,小心翼翼步入海子岸边,一切都还雾茫茫的看得不甚清楚,海子中心那边传来几声清晨的鹤鸣,极具雄浑厚重之感。

  天光大亮,环视一睹豁然辽阔。昨晚降了厚厚的一层浓霜,雪上加霜的山坡上越发显得亮丽耀眼,浅白浅白的像人微白的双鬓。海子其实是一个湖泊,只是此时的湖面似乎结了一层冰,不见有纹丝动感。

  放眼鹤鸣之地,只见一长串黑颈鹤栖息于远处的湖面上,只可远观不可近视——黑颈鹤家园有整套管理制度,有专人看护。用镜头拉近可以勉强看清楚,只见湖面上远远近近到处都栖息着一排排一丛丛的黑颈鹤,单是近前一排就有一百只左右,再远一些就只看见大概的轮廓了。和黑颈鹤一起夜宿在湖上的还有一种高原鸟类,当地乡民们叫它洋鸡,比野鸭小些,羽毛黄褐色,远远看去,它们似乎已经和湖冰镶嵌在一起了。不同的鸟类居处在一起居然十分和谐!这海子,这黑颈鹤,这洋鸡,那四周缓和的霜雪山峦,那淡淡的晓岚组成了一个绝妙的梦中童话。
这段时间仅大海子一处就夜宿着近千只黑颈鹤,加上跳礅河等处栖息的黑颈鹤有一千多只。群鹤夜宿,已经成家夫妻鹤居于群体中间,单脚站立交颈而眠。单身汉们自觉双脚站立居于外围,担当起站岗防护的任务。多么团结和谐的鸟类啊。
  随着天光的大亮,黑颈鹤开始苏醒,拍拍翅膀活动起来,鹤鸣声声,远播于野外。的确是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睡了一宿,它们可能已经感觉到饿了,咕尓……嘎,咕尓嘎飞起来了两只,是夫妻俩吧,夫飞妻随雄前雌后不比翼双飞。咕尓嘎……咕尓嘎又飞起来了三只,这一定是一家了。等我醒悟过来举起相机按了好几下快门,但也只拍到了一张动感十足的,映衬着霜雪山峦的片子。它们几翅膀就飞过山峦外出觅食而去。

51ab76cax63673a259f9c.jpg
  中午一点左右,饲养员就要给它们在湖面撒食物了(一般都是包谷),据说那场面很是壮观,黑颈鹤已经和饲养员厮混熟悉了,看见饲养员就要追过来十分亲热的样子,每年离开时还要和饲养员告别,再次到来时也要先拜访。
  可惜我没见过那个场面——黑颈鹤们才飞了几组,朋友们就叫大家打道回府。怀着悻悻的心情离开了那个神往已久,名不虚传的地方。






创建属于自己的读者俱乐部http://www.5xwx.com/group.php创建属于自己的文学社群 http://www.5xwx.com/group.php5星技术组QQ:3095913478
文章不错?打赏一下!

 

                                                   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5星文学网 (www.5xwx.com)

回复 论坛版权推荐为名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排名
31
昨日变化

37

主题

102

帖子

7万

积分

5星级作家

Rank: 5Rank: 5

积分
78907

5星先进勋章5星优秀勋章5星写手勋章5星达人勋章5星荣誉勋章5星贡献勋章5星作家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8 09: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3:}感谢初晨老师的抬爱、点评。顺祝编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