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bg

尊敬的用户你们好:

感谢使用5星文学网,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联系我们,5星文学网专业服务于广大文友,提供原创文章发布平台和交流讨论。 5星文学网由5星文学社演变而成,作为中国首个视觉类原创文学门户网站,5星文学网不仅和多家出版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也是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理事长单位,并获得了国际作家协会中国地区唯一作家等级资质考评授权。 为了保证网站的编辑队伍经常在岗在位,能更好地服务文学创作者。 5星文学网的总编职务采取轮班制,以专业成熟的技术水平,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为您的原创文学作品提供最贴心的技术服务!

5星文学网

2019-02-12 15:08

查看: 287|回复: 5
收起左侧

[短篇小说] 首届5星文学奖参赛:短篇小说《余情》

[复制链接]
33星级作家
23726/20000
排名
566
昨日变化

16

主题

54

帖子

2万

积分

3星级作家

Rank: 3Rank: 3

积分
23726
QQ
发表于 2015-2-25 17: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届5星文学奖参赛:短篇小说《余情》   一   我正准备把我爸杀个片甲不留的时候,我妈突然用鬼叫一样的声音不要命地勾引我去厨房找她。我故意曲解了我妈邀请我进厨房的真实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首届5星文学奖参赛:短篇小说《余情》

  一
  我正准备把我爸杀个片甲不留的时候,我妈突然用鬼叫一样的声音不要命地勾引我去厨房找她。我故意曲解了我妈邀请我进厨房的真实含义,我一口气冲到她面前并且立马端起一个装满水的脸盆。我摆出一副舍己救人的架势对我妈说:“老妈,你快告诉我,我们家厨房哪儿着火了,你儿子我这就让它死无葬身之地。”
  “厨房没有着火呀。”我妈莫名其妙地说。
  “你的厨房没有着火,那你鬼哭狼嚎似的喊我过来干嘛,”我说,“我还以为你在生孩子难产,正等着我来出手救你们母子平安嘞。”
  我是一个妇科医生,一个专管女人生孩子的妇科大夫,所以我平常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确保每个躺在我眼前打算生孩子的女人母子平安,为此平日里的我,张口一个母子平安,闭口也是一个母子平安。不过除了助女人顺利产子之外,我还做使女人生不出活人的工作,平均算下来,我每天至少要杀死好几个人——使那些被他们的父母决定抛弃的胎儿化作一滩血水流入我们医院的臭排水沟。
  做一个妇科医生,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的这个梦想是被我妈骗出来的。那是我上幼儿园时候发生的事。当时年幼无知的我,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我尤其热衷打听自己的身世之谜,我经常问我妈是谁生的我,她每次都说我是她从街上捡来的,直到一天我在马路上遇见一个年幼漂亮的小女孩,她才不这样说。我记得我见到小女孩的第一眼,我就让自己喜欢上了她,然后我就跑到她的跟前朝我妈大呼小叫地说:“妈妈,你把这个漂亮的小妹妹捡回家给我做老婆吧。”
  小女孩一听说我要把她捡回家去做老婆,立马就吓得嗷嗷大哭了起来,于是她母亲就当着我妈的面赏了我一个大耳光,但我没有哭,我继续强烈地要求我妈把小女孩捡回家给我做老婆,所以接下来打我耳光的人就不是别人了,而是我的亲生母亲,不过我还是没有哭,我依然执着地要求我妈把小女孩捡回家给我做老婆,我还威胁我妈说:“妈妈,你要是不把这个漂亮的小妹妹捡回家给我做老婆的话,我这就哭给你看。”
  我妈没有接受我的威胁,她又给了我一个耳光,这个巴掌我没有挺住,它让我顿时泪流满面了起来。我妈为了防止我再次做出傻事来,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跟我讨论我是谁生的这个问题,她不论我提供怎样的诱惑,就是对我的疑问置之不理。然后我就知道了从我妈的口中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是没有一点希望了,于是有一天,我就决定找我的老师来探讨这个在我看来深奥难懂的问题,我小心翼翼地对她说:“老师,你晓得不晓得我是怎么来的呀。”
  “你是你妈生出来的。” 我的老师斩钉切铁说。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我是我妈生的,所以接下来我就全身震颤地对我的老师大声喊叫说:“老师,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的妈妈是用什么把我生出来的呀。”
  我的老师是一个没有生过孩子的年轻女孩,所以她没有正面回答我,我妈到底是用什么生的我这个问题,而是红着脸对我说:“这个问题太难了,老师也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有你妈一个人知道,你回去叫你妈告诉你。”
  虽然我的老师没有告诉我,我妈到底是用什么生的我,但她让我知道了我是我妈生出来的这个事实,便足以让我兴奋不已。于是那天回到家后我就对我妈死缠烂打,我一定要她告诉我她究竟是用什么把我生出来的,可她死活也不肯说出这个答案。不过这一次,她既没说我是捡来的,也未说我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她对我说,只要我长大以后考上医学院并且成为一个妇科大夫,我就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生出来的,就这样我踏上了使自己成为一个妇科医生的不归之路。
  “你小子再不正经,小心我用锅铲把你的头劈成两半。”我妈举起正在对付红烧肉的锅铲吓唬我说。
  “你劈死我吧。”我把脑袋伸到我妈的锅铲下理直气壮地说。
  “你想得美,你死了我去找谁给我生孙子,”我妈笑眯眯地说,“我可就只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呀。”
  目睹着我妈嬉皮笑脸的面目表情灿如夏花,我忍不住对她说:“我死了更好,那样你要再生一个儿子,或者女儿的话,就不用害怕计划生育了。”
  “你个臭小子,你妈都这么老了怎么可能还会生孩子啊。”我不知道我爸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不过我对他的手掌突然出现在我后脑勺上的现象毫无兴趣,我在意的是我那盘即将凯旋的象棋。
  “你小子不用东张西望了,” 我爸笑嘻嘻地说,“象棋已经被我收起来了。”
  “老头,你简直就是一个无赖。”我气了红脸说。
  “不就一盘棋嘛,干嘛这么较真,”我爸笑着说,“再说我的棋品,你心知肚明。”
  我爸每次都这样,他一见到自己即将惨败的时候就开始制造各种可以用来阻断棋局继续下去的理由,若非他这天死皮赖脸地求我,打死我我也不会和他下棋的。象棋是我爸教我下的,他扬言这玩意能锻炼我的逻辑思维能力,有利于提高我的数学成绩,但我没有如他所愿,学会象棋之后的我,没有把下象棋的技巧应用到数学的学习上去,我每天想的是怎样才能在棋盘上把我爸杀得像疯狗一样乱扑乱叫。
  我妈没有给我与我爸争个面红耳赤的机会,她用一个女人的名字便成功地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她说:“安子,你快去打电话叫刘萍赶过来吃晚饭。”
  二
  刘萍是我的一个大学女同学,四年前,也就是我们大学毕业一年后,她嫁给了我寝室里的一个男子,所以刘萍早就是一个有夫之妇,可这天,我妈却居然唆使我明目张胆地用电话把一个已婚多年的妇女引诱到家里来与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食,这使我惊讶不已地活蹦乱跳了起来,我对她说:“老太婆你是不是有病呀?”说着,我就把右手手掌贴到我妈的额头上假装测量她的体温,我打算得出她的体温处于非正常状态下的高温阶段的结论,以此来提醒她,她的话属于高烧下的胡言乱语。
  “你妈没发烧。” 我妈说。
  “你没病,”我说,“你没病,那你无缘无故叫人家刘萍来家里吃饭做什么呀?”
  “怎么,”我妈嘿嘿地笑着说,“不行呀?”
  看着我妈厚颜无耻的笑容在我眼前像波浪一样颠来覆去,我没费吹灰之力就明白了她请刘萍来家吃饭的真实意图,我料想她一定想像曾经糊弄我梦想成为一个妇科医生一样,这一次,她又想把刘萍骗上我的床,然后等到刘萍成为了我忠实的床上伙伴,她就好逼刘萍给她生孙子。
  近几年来,我妈每天都要逼我给她生孙子,但我没有生孩子的欲望,有一次,她终于把我逼得忍无可忍了,于是我就企图以自己的身体结构天生不具有生育的功能,一举铲除她的非分之想,我这样对她说,我说:“你逼我也没有用,我全身根本就没有可以用来生孩子的地方。”
  我妈没有理解我话的背后意义,她对我说:“生孩子需要女人,我明天去给你弄一个女孩回来,你就有地方生孩子了。”
  我妈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她不仅往家里拖回了一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我妈告诉我说女孩是她一个同事的亲生女儿。我妈说出了她那个同事的名字之后,我就知道了女孩姓什名啥了,接着我就想起了上幼儿园时,有一次被这个女孩打得头破血流的那件往事,然后我就像抗日战争时期见到日本兵的中国妇女一样,连跑带爬地往我家门外窜。
  几天前,我把刘萍带回家吃饭纯属意外。刘萍是我那天下班以后在医院里偶然碰到的,我盛情地邀请她来我家吃饭,只是熟人之间的一些客套话而已,可谁能料到她竟然把我的话信以为真,她不仅来我家吃了一顿饱饭,而且还在我父母面前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黄花大闺女似的温婉可人,这使我父母对她的良好举止久久不能忘怀。
  刘萍是我成年整整十年以后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这一年,我二十八岁。除了刘萍之外,我以前只领过一个女孩回家。那个女孩是我班上最漂亮的女孩,有一天我把她骗到我家里来玩过家家,我扮演爸爸,她做妈妈,我的玩具熊就是我们生的儿子。不料就在我们在我家厨房给我们饥饿难耐的儿子做饭做得热火朝天时候,我妈突然回来了,家中的一片狼藉使她顿时怒气横生,她毫不客气地就把大汗淋漓的女孩赶出了我家家门,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带过一个性别为女的人回家。
  我原本以为我妈只是巴上对刘萍想入非非而已,所以她这天的企图让我措手不及。面对着我妈固执的嘴脸,我明白劝说是没有用的,虽然刘萍已婚妇女的身份是不可争议的事实,但即使我说出三年前我给刘萍接生过一个儿子的事情,我妈也不会放过我。我妈对刘萍的形象的重温激起了我爸的兴致盎然,于是他也跟着煽风点火,叫我喊刘萍来家里吃饭,但我一点也不想见到刘萍,于是我就威胁他说:“老头,你要是不立刻回到客厅把棋给我重新摆好,那么从今以后就算你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也不会再和你下棋了。”
  我爸被我吓得退回到了客厅之后,我就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了起来,用来构思使我妈放弃让刘萍做她孙子他妈的主意。或许命中注定,我还未来得及想出可以说服我妈的花言巧语,我家的电话响了,而且打电话的人,就是刘萍,这是我爸喊出来的,他接电话时的兴高采烈,让我不禁幻想起他二十三岁那年听到我妈对他说怀上了他孩子时的表现。
  我家的电话号码是我妈在刘萍那天出门的时候强行送给她的,我记得她把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塞到刘萍的手上时,像她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对刘萍说:“萍萍,以后不管你有事还是没事,也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你随时都可以往我家拨打骚扰电话。”
  显然刘萍没有误解我妈对她的好意。刘萍的信守承诺,让我妈发现她的自作多情获得了在意的问候,为此她不仅兴奋得把一锅红烧肉全部倒到了地上来炒,而且还神魂颠倒地说她在刘萍的肚子里看见了她的孙子。我妈不顾躺在地上蹦来跳去的红烧肉,她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我的屁股上,她一脚就把我踢到了我家客厅。
  用冷淡无情的言语来打消刘萍的热情,是我拿起电话筒的那刻想到的使自己全身而退的唯一手段。我拉下自己的脸,接着才对刘萍说:“你好,我是安子,请问你这个已婚妇女找老子有什么事?”
  已婚妇女这四个字,我是用手捂着嘴巴说出来的,我父母没有听见它们。我认为这几个字足够可以让刘萍清醒地认识到她的脸正在贴的是一块冷屁股,可刘萍在电话那头的话,却并未展示出她想找我玩出轨的迹象,她的话掩盖了她有夫之妇的身份,她奄奄一息地对我说:“安子,你快来救我,我正在家里流产失血过多。”
  刘萍的话,使我想起失足少女的形象,在我眼里,流产这种事,一般只有不慎怀孕的少女才做得出来。可已婚妇女的怀孕受法律保护的事实,又让我不能这么去想,因为根据宪法提倡的人身自由,刘萍作为一个已婚妇女,她有挺着大肚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走来走去而不受任何人指责的权利。然而虽如此,但正在流产的刘萍她该找的人不应是我,而应该是一个名叫李辉的男人,我肯定刘萍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这个男人在某个晚上辛勤播种的结果。
  我和李辉是同年同月同日认识刘萍的,但第一个决定对刘萍心怀不轨的人,却并非李辉,这个人是我,我记得那是我们上大二的时候发生的事。我和李辉经过了一年的同居生活之后,有幸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有一天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结伴而行,我们是去参加校文学社的一个活动,刘萍是这个活动的策划人之一,于是我们就认识了刘萍并且一起看上了她。
  当时的李辉,早已名花有主,虽然他的女友远在千里之外,不受他的实际控制,但通过他每天在我面前称赞他女友的甜言蜜语,我断定他们俩的爱情一定甜如蜜酒,所以那天晚上活动结束后,我们刚一走上回寝室的路,我立即就在李辉面前说出了我对刘萍一见钟情的意思。我清晰地记得李辉还这样嘲讽了我一番,他说,不会吧兄弟,你的口味也太淡了吧,你居然喜欢这种土包子。我一点也不赞同李辉对刘萍的评价,我说对他:“你小子懂得欣赏女人么,你知道什么叫朴素和自然美嘛?那才是女人最美最能勾住男人精髓的地方。”
  三
  这是我第二次忐忑不安地奔向一个女人,第一次是在十年前,那次我要去找的人是我的初恋,当时她正躺在一家医院的一张床上坚持不见到我的最后一面绝不断气。若非刘萍以死相挟,我是不会想起这个在我高中二年级那年插到我班上来的并且立即开始与我早恋然后不到半年又因从小到大跟随进城打工的父母居住在建筑区吸入粉尘过多患上肺癌而死的乡下女孩的。
  我第一次面对一个人死亡时的情景,经过十年的长途跋涉重新回到了我的脑海里之后,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使我决定听从我妈的热情催促。我开着用我父母的钱买来的汽车朝刘萍拼命跑去,这一刻,我已经做好了承担被李辉指责勾引他的老婆的罪名。谁知接下来当我把车在马路上开来开去的时候,刘萍住所的所在地,使我对她的接近变得遥遥无期了起来。我根本就不知道刘萍住在哪儿,在电话里她只告诉了我她在家,但没说出她家的详细地址。
  我从未去过刘萍家,四年前她与李辉的婚礼我都没去参加。自从我发现了李辉是个口是心非的无耻之徒后,我就不愿跟他有任何往来。不过我也不是一个正直的好人。我记得有一天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决定向刘萍告白,谁知就我在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到了刘萍的宿舍楼下,准备把她喊下来向她求爱的时候,我却发现李辉已经捷足先登,他就站在我眼前抱着刘萍肆无忌惮地用嘴巴啃她的脸,这气得我用手机收集了他们激情拥吻的罪证。后来我把相片发到了李辉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女友的手机上,使李辉痛失了与他从高中开始相恋的女友。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来到了王杰居住的地区。王杰是我大学寝室里的老大,我跟他不好也不坏。王杰来自广西的深山老林,这个贫穷的年轻人,从上大学开始他的眼睛里就除了钱还是钱。王杰经过多年的拼搏,几个月前的他,终于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中央购得了一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但搬入新家之后的他,却并未表现出我想象中的那种他应该拥有的兴奋不已,我让一个女人肩负了他表情落寞的全部责任。
  两年前,王杰的老婆由于实在无法忍受王杰总是带着她过搬家的日子,所以她连婚都来不及跟王杰离就匆匆忙忙地和一个台湾富商漂洋过海出国玩婚外情去了,这弄得王杰两年来离婚都找不到人,如今的他,过着与我一样独守空房的日子。但此刻的我,没有心思去追忆王杰的伤心往事,我拿起手机张口就对他说:“你妈的赶快把李辉家的详细地址用短信发给我。”
  我与王杰的关系,由最初的遮遮掩掩到目前的无话不谈从两年前开始,也就是他老婆离开那天他打电话找我喝酒解愁的那刻,从那天之后,没多久我们就把曾经见面时的客客气气发展成了现在对彼此的任意打骂侮辱。所以王杰听到我喊了他你妈的之后,他立马就毫不客气地用他妈的回应我说:“你他妈的你要他家的地址干嘛,你他妈的不是已经和他绝交了好多年吗?”
  “你他妈的别废话,快点把地址发来,”我气喘吁吁地说,“有人命关天的大事。”
  “哦,那你先等着,”王杰说,“我他妈的这就下去找你妈的。
  “你他妈的不用过来,我他妈的一个人就可以对付,”我说,“你她妈的赶快把地址发过来就行。”
  王杰没有骗我,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就在他提供的地址处,看到了下体血流满面的刘萍。
  四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我把原本属于李辉的事悉数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我像一个丈夫一样照顾着刘萍,我给她端茶倒水、送吃送喝,就差没陪她上女厕所了。我把所有的该做的不该做的事全都做了,这让我感觉心情极其不爽,我认为自己不该把准备用来照顾自己未来女人的技巧拿到别人的老婆身上来试验。这期间我妈多次提出要亲临医院探望刘萍,不过每次都被我拒绝了,我对她说,她熬的鸡汤鱼汤可以跟我到医院去看刘萍,但她本人不行。
  我妈是一个思想顽固不化的女人,一旦她知道流产是刘萍进医院的罪魁祸首,她当场就会变成一个泼妇,如果我不答应立即与刘萍断绝一切往来的话。我并非担心与刘萍脱离关系,而是我还没弄明白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继续接触当事人刘萍,是我解开心中所有谜团的唯一出路。
  刘萍看出了我多日来的疑心重重,她出院那天我把她送回家之后,她没有允许我立刻离去,她先叫我在她家客厅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接着她就在我面前坐下,然后用伶牙俐齿把我内心的疑惑不解一一指了出来。刘萍说话的风姿依旧不减当年,这导致我的记忆重逢了许多年前我第一次遇见到她的情景。刘萍没有企图一口气解开我所有的疑问,她打算让我的内心一步一步地接近光明。刘萍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她说:“安子,这些天你是不是一直对李辉的去向不明兴致盎然呀?”
  “恩。”我点点头说。
  “他死了。”刘萍目无表情地说。
  “李辉死了?”我惊讶不已地说,“他怎么死的。”
  “一个中学生用水果刀把他剁死的。”刘萍说。
  “那个中学生为何要杀他?”我说。
  “他把人家的小女朋友给睡了,”刘萍说,“然后那个男孩就气不过纠结了一帮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在一个晚上把他绑到了一座建筑工地,然后用水果刀剁掉了他的命根子,没过多久他全身的血就一滴不剩了,然后他就死了。”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刘萍接着说。
  “恩,我想知道。”我说。
  “因为李辉说你是个傻子,”刘萍说,“从我第一次发现他在外面找女人的那天开始他就说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什么,李辉说我是一个傻子?”我气愤不已地说。
  “恩。”刘萍说。
  “那他死得真好,”我说,“可他为何要说我是个傻子。”
  “大学毕业以后,李辉在工作上走得一帆风顺,很快就发了一点小财,我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钱,他从不跟我说,但他有了钱之后,就开始对我日益不满,我发现他和乱七八糟的女人胡搞之后,我就跟他闹离婚,可他不干,他说我也可以去找男人,但就是不能跟他离婚,”刘萍说,“他给我指定了一个男人,他说有一个傻子为了我七八年都没有找过女人,他说这个傻子就是你。”
  “这么说,那天你是故意在医院碰到我的。”我说。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刘萍说,“那天我去医院的确是为了检查自己是否怀孕了,但到你上班的医院检查,我是有意为之的。”
  “你想验证李辉所说的正确与否。”我说。
  “恩,是的,”刘萍说,“我想知道一个能为了一个女人而七八年都不去找女人过夜的男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那你感觉我如何。”我说。
  “你的确如李辉所说,”刘萍说,“你是个十足的傻子。”
  “哦,不过我还想问你,”我说,“你既然都发现了李辉出轨,那你为何还要怀孕。”
  “我也不想,可他,”刘萍突然哭了起来,“我不跟那个,他就打我,而且他还拿木棍伤害我那儿。”
  “这就是你那为何有那么多毛病的原因所在。”我说。
  “恩。”刘萍停止了哭泣。
  “你的儿子嘞,”我说,“小伙子现在应该有三岁多了吧。”
  “恩,快四岁了,”刘萍说,“李辉死了之后,我就把他送到我老家我妈的手上去了。”
  “哦,”我说,“哪天接回来借我玩几天。”
  “好的。”刘萍说。
  五
  我跪在地上死皮赖脸地向刘萍求婚并非心血来潮之举,但这也并不就代表我对刘萍旧情不忘抑或我对她的情爱死灰复燃了,我想娶刘萍为妻的真实意图只不过是因为我急切需要一个在法律上属于自己的儿子,而刘萍正好有一个年幼无知的儿子,所以如果刘萍成为了我的妻子的话,那我立马就能拥有一个儿子,接下去我就可以不用再为自己没有儿子而每日忧心忡忡。
  刘萍没有食言。在那天的谈话当中,我曾多次提出借她儿子玩几天的想法,使她认识到了我对她儿子拥有浓厚的兴趣,于是第二天她就风尘仆仆地赶回了老家把她儿子从她妈手中要了回来并且立马送到了我面前。
  刘萍的儿子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优良的品种,他的长相、他的身材、他的聪明伶俐,都让我十分满意。在最初的时候,我没有把刘萍母子一起带给我妈看,我先把刘萍的儿子送到她的面前对她说:“老妈,这是我的儿子,也就是你日思夜想的小孙子。”
  “你什么时候有的儿子,我怎么不知道。”我妈上下打量着刘萍的儿子说。
  “我的事情你不知道的多着呢,”我笑着说,“这个是我的私生子。”
  “你婚都没结,哪来的私生子呀?”我妈抱着刘萍的儿子爱不释手地说,“这个要真的是我的孙子就好了。”
  “我结没结婚不是重点,关键的是从今天开始你有孙子了,”我说,“来,安全,快对我的老妈喊几声奶奶。”
  刘萍的儿子叫李全,为了把李全的李字换成安全的安字,我费尽了心思。由于我还不是李全法律上的父亲,所以我就没权要求刘萍让她的儿子改姓安。一开始我企图用一辆玩具车骗李全自己改名换姓,谁知这小子把我送他的玩具车拿到手后立马就翻脸坚持说他的名字叫李全,不管我好说好歹,他死活不答应跟我姓安。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就在我决定彻底绝望的时候,李全居然对我说,如果我答应做他的爸爸的话,他就跟我姓安,这把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了起来,但我没有马上答应李全的请求,我对他说,他必须先大声地喊我一声爸爸,我才会认他做我的儿子。就这样,我成功地把李全变成了安全。
  李全没有辜负我对他寄予的厚望,他一连十几声的奶奶把我妈的心都喊碎了。
  刘萍看在我对她儿子喜欢得不得了的面子上默认了我的求婚,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所有的努力居然被李全贪吃的嘴巴给害得全功尽弃。李全在面对我妈手中的棒棒糖的时候把他对我的承诺全部抛了九霄云外,他不仅把他自己是怎么由李全变成安全的详细过程告诉了我妈,而且还把他家的家丑说了出来,他说李辉是因为骗一个小姐姐睡觉而被小姐姐的男朋友给一刀砍死的,后来我问他怎么知道他爸的死因的,他告诉说他不仅认识那个小姐姐,而且人家还曾用糖果哄他叫他喊她妈妈,不过李全没有喊女孩妈妈,他说女孩的糖果进了他的嘴巴之后,他含着糖只含含糊糊地喊了女孩一声姐姐。
  我妈坚决反对我娶刘萍为妻的打算,她不论我如何地甜言蜜语就是无动于衷,她承认自己的确十分喜欢李全,但我就是不能娶刘萍,于是我跟她翻脸。这是我第二次对我妈恶言相向,第一次是十年前她以我的学业为由不许我早恋的时候,那一次我与她闹得不可开交,那一次我这样气她,我说,我就不以学业为重,我就要儿女情长,你能把我怎么?你不就是嫌弃人家的父母是农民工嘛。这一次,我重复昔日的口气,我对我妈说:“人家刘萍不就是死了丈夫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嘛,可这也又不是她的过错,你凭什么以此为由干涉我与她的婚姻自由。”
  “这与刘萍死了丈夫带着一个孩子没有关系。”我妈冷漠无情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和她结婚?”我气愤地说。
  “我不能让你娶一个有眼无珠的女人,”我妈说,“我听李全说他爸在世的时候经常提起一个傻子,而那个傻子的名字就叫安子,他还说他爸之所以骂安子是傻子,是因为这个名叫安子的傻子,也就是你,居然为了一个他视为粪土的女人而十年不近女色,我断定这个女人个名字叫刘萍,所以我才不让你娶她。”
  我妈的坚决反对,据刘萍所说,完全在她的意料范围之内,只是我妈反对的理由,她觉得有些荒唐。她说她嫁给李辉的责任也并不完全在她。她说其实当初她一开始喜欢的人是我,而且她也从我看她的眼神当中感觉出了我也喜欢她,可她最终等来的追求者却非她期待中的我,而是李辉这个王八蛋,所以她的悲剧很大一部分是由我的懦弱造成的。我没有赞同刘萍的强词夺理,我对她说,其实当年的我,对她还是有所行动的,只是我出手比李辉迟到了一个星期,所以责任并非在我,而是在她,因为她是一个抵抗不住诱惑的女人。不是这样的,刘萍继续说,要怪就只能怪我从小没有父亲,若非我从小缺少父爱的话,我绝对不会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接受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的求爱。当时的我,实在是抵挡不住李辉那种父爱般的疼爱,刘萍接着说。
  六
  “你为什么非要娶我这个黄脸婆,按你的条件,你完全可以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娶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为妻,难道你是属于传说中的情种。”这是我对刘萍说出非她不娶的话之后她对我说的。
  “也不是,你过分地估计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其实如今的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爱你,”我说,“虽然我对你尚余情未了,但自从那天晚上我看到你跟李辉接吻起,我就不再对你醉生梦死了,我现在非你不娶只是因为你儿子李全的关系。”
  “你担心他没有父爱。”刘萍说。
  “也不全是,”我说,“我只想要一个孩子。”
  “你完全可以找个女人结婚,然后自己生一个孩子呀。”刘萍说。
  “问题就在于我不想自己生孩子,”我说,“但我父母每天逼我生孩子。”
  “你为什么不想生孩子?”刘萍说。
  “难道你不感觉生孩子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嘛,尤其当你想到你生出来的孩子在将来的某一天被死亡吓得面如死灰的时候,而他所面临的那一切的原罪,就是你把他生了出来,”我说,“我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女孩子死去的详细过程,我不仅无法忘记她死去之前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脸皮,而且我还总是幻想自己临近死亡时可能出现的面目表情。”
  “不懂。”刘萍说。
  “那你有没有想象过李辉在死之前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点往外射出时展示出来的绝望与痛苦不堪?”我说。
  “没有。”刘萍说。
  “我相信当时的李辉一定惊恐不已,他一定声嘶力竭地一遍又一遍地求过那些要他死的人放他一命,不过他的哀求以失败告终了,所以最后他肯定是在绝望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但是如果二十多年前李辉的父母没有把他生下来的话,那我相信李辉就一定不会面临那种恐惧,”我说,“我不喜欢这种恐惧,所以我更不想亲手制造这种恐惧,这就是我为何非你不娶的原因,这样今后你儿子的死,就与我毫无关系了,因为不是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比如说,我只是打一个比方,你听了不要生气,”我接着说,“若是你和李辉生的儿子李全今后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然后在痛苦中等着死亡的来临,或许,我会为此伤心难过一下,但我不会为此内疚,因为必将来临的死亡带给他的恐惧与我无关,一切过错,是你们把他生了下来。”
  我想到的用来对付我妈的方法为王杰所赐,我把刘萍带回家宣布我们的婚期而遭遇我妈疯狂反对的那天晚上,我把王杰喊了出来喝酒。这一次,王杰不是孤身一人前来应战的,他带了一个黑人女友一起来陪我借酒浇愁,我见到这个黑色女人的第一眼立即就生出了一个计谋。
  第二天我向王杰借了他的黑色女友,我把她带回了家,我对我妈说:“老妈,我决定不娶刘萍了,我现在要娶这个非洲女人做老婆,我要让她给你生一个不黄不黑的杂种孙子。”这把我妈气得哑口无言,她扬言说我若是不给她生一个黄种人孙子,她就一定会死给我看。
  我没有向我妈的威胁低头,我把王杰的黑色女友带回家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又带了好几个女人回家给她看,她们都是我的女病人。其中有三十多岁的丧失了生育能力的女人,还有过了四十的中年女人,反正她们的模样是一个比一个惨不忍睹,当中还有一个我看了一眼就几天吃不下饭的女人,也就是这个女人让我妈彻底放弃了死守,她对我说:“好吧,你老娘我什么都不管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在我近三十年的人生经历当中,除了小时候被妈妈带着睡过觉之外,刘萍是第一个陪我睡觉的女人,虽然我之前见过很多女人的全身器官,但这是我第一次用男人的视角来看待一个即将被我扒得一丝不挂的女人,所以此刻的我依然显得有些激动不已,也可说是慌乱不已。不过在我动手履行身体的欲望之前,我突然想起了我妈说刘萍的一句话,那句话是这样的——这个女人的屁股真大,我相信只要她肯生一准能生出一窝大胖小子来,于是我就对刘萍说:“萍萍,我想在进行我们的爱情的终极仪式之前,先仔细考察一下你屁股的模样,可不可以。”
  “你不是已经见过它好几次了嘛?”刘萍说。
  “那不一样。”我说。
  “有什么不一样。”刘萍说。
  “之前看你屁股的我,身份是医生,你的屁股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种人体器官,”我说,“但今天的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充满七情六欲的男人,你的屁股代表的是男人对女人的蓬勃的欲望。”
  “不行,”刘萍说,“我忘了一件事。”
  “为何不行?”我说,“你后悔嫁给我了”。这时我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条粉红色的女人内裤。
  “不是了,我是觉得自己应该先吞下一颗避孕药丸,”刘萍说,“你是医生,我的身体情况你是一清二楚的,你知道我生育的能力依然存在,但我目前的身体条件是不允许我怀孕的。”
  “哦,这个事呀,”我说,“没事的,我保证你今晚一定怀不上。”
  “你能肯定我不会怀孕?”刘萍说。
  “恩,肯定确定以及一定。”我说。
  “为什么?”刘萍说。
  “因为我没有能力使你怀孕呀,”我说,“在三年前,我就结扎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所以你的儿子李全将是我安子这辈子唯一的儿子,这也是我非你不娶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什么?你把自己变成太监了?”刘萍惊讶不已望着我说。
  “我不是太监,”我说,“我只是结扎了,丧失了生育能力而已。”
  “哦,那你还能那个嘛?”刘萍说。
  “这你不用担心,那个不受影响可以照常进行,”我说,“我向你保证你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如假包换,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作者简介:杨小康,常用笔名“六月的孤鸟”,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已发表出版小说作品共三十余万字,作品见《ONE一个》、《读者》、《南风》、《花溪》、《美文》、《豆瓣阅读》等,获各类全国性小说征文奖二十余次。
文章不错?打赏一下!

 

                                                   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5星文学网 (www.5xwx.com)

回复 论坛版权推荐为名人

使用道具 举报

33星级作家
23423/20000
排名
141
昨日变化

24

主题

92

帖子

2万

积分

3星级作家

永远都在学习

Rank: 3Rank: 3

积分
23423

5星先进勋章5星优秀勋章5星写手勋章5星达人勋章5星荣誉勋章5星贡献勋章5星作家勋章5星签约勋章5星荣誉勋章

QQ
发表于 2015-2-26 15: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您的作品,也欢迎加入我们的作家群389873234

点评

谢谢,QQ已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3-9 11:32
33星级作家
23726/20000
排名
566
昨日变化

16

主题

54

帖子

2万

积分

3星级作家

Rank: 3Rank: 3

积分
2372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3-9 11: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靖琦 发表于 2015-2-26 15:03
拜读您的作品,也欢迎加入我们的作家群389873234

谢谢,QQ已加。
33星级作家
23423/20000
排名
141
昨日变化

24

主题

92

帖子

2万

积分

3星级作家

永远都在学习

Rank: 3Rank: 3

积分
23423

5星先进勋章5星优秀勋章5星写手勋章5星达人勋章5星荣誉勋章5星贡献勋章5星作家勋章5星签约勋章5星荣誉勋章

QQ
发表于 2015-3-9 15: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作者尽快多写好作品,申请自己的作家专栏
发表于 2015-3-10 20: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感谢你的来稿,也欢迎你加入五星作家群,以便于一起讨论文学。群号;389873234欢迎你的到来。
发表于 2015-3-11 20:52: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你的文采,你做到了人文合一的境界,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幽默,令人读后很享受。
来自: 微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